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教育 > 華商作文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點四十(賈舒涵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商作文 華商網 2020-06-28 14:27:15
                      [摘要]換新班主任了,是個精明、嚴厲的中年婦女。比起之前那個溫柔、開朗、像大姐姐一樣的班主任,她更像一個家長,嚴密的監視者我們那無處安放的青春期的躁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換新班主任了,是個精明、嚴厲的中年婦女。比起之前那個溫柔、開朗、像大姐姐一樣的班主任,她更像一個家長,嚴密的監視者我們那無處安放的青春期的躁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家長都有距離感,更何況像家長一樣的老師,對于她,我們總是敬而遠之,不招惹,不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變,源于那個漆黑的夜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周一要代表班級進行“國旗下的演講”,我這周的每個課間幾乎都“不得安寧”?;呕艔垙?、匆匆忙忙,從教室到德育處跑上跑下。不知道的人,指不定還以為我犯了啥事兒嘞!每次邁入教室,鈴聲響起的一剎那,我都在危險的邊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周四放學后,我和搭檔把書包往教室一撂,再次跑到德育處匯報情況。不料審核老師劈頭蓋臉一通訓:“這稿子讓你改了幾遍了,到這時候還沒定,怎么背誦,怎么上臺?”說著就給班主任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這心里不大舒坦,一是因為我的稿子自己覺得不錯,老師總覺得不行,又不說具體哪里不行,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改了;其次是因為我覺著不能比別的班落后,老師這樣的批評讓我瞬間沒了底氣,生怕給班級丟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審核老師給班主任抱怨了一陣,電話那頭說的啥也聽不清,只見審核老師的眉頭漸漸舒展,語氣也和緩了很多:“嗯-嗯-行吧。那你的意思是說-嗯-,那就是說你看這稿子可以了,是吧?-那行-嗯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這邊聽著,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落了下來,信心又多了一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搭檔趕緊奔到班主任的辦公室,她在原稿的基礎上加了一段,我們又跑下樓去,打印好后終于定了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漆黑的夜、漆黑的教學樓。我們站在空曠的教室后方,開始排練。在班主任反復的提醒和鼓勵下,我拿出響亮的聲音,與搭檔朗誦了一遍又一遍。這時,老師突然想起我還沒有給家里打招呼,怕家人操心,趕緊讓我拿著她的手機給媽媽說明情況。媽媽在電話那頭問:“還要多久?”老師得知我家的位置,看了看表,說:“七點四十左右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朗誦的效果不錯,今天的排練順利結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趕緊拿了書包,匆匆告別老師和同伴,獨自在漆黑又寒冷的夜里往回走。走著走著,我心里就越來越溫暖。首先,當我的稿子被班主任認可時,那是溫暖的;然后,當我看到學校的人都走光了,只有我們班主任的辦公室燈還亮著,她在等我,為我加上一段合適的文字后又陪著我排練,好像一束光照進了我的心里。她是我堅強的后盾,有她在我心里很踏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我踏入家門時,正好是七點四十。我笑了,誰也不知道我為什么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(作者:賈舒涵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王越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我心中的星(修梓淇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達看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