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教育 > 華商作文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探尋秦嶺深處的“香格里拉(仇墨煌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華商作文 華商網 2021-02-26 11:18:08
                      [摘要]“終于到了!” 我揉了揉睡意惺忪的雙眼,迷迷瞪瞪地從車上爬了起來。驅車在深山里行駛了幾百公里后,終于來到了我們朝思暮想的周至老縣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新三小四年級(1)班 仇墨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閑云潭影日悠悠,物換星移幾度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終于到了!” 我揉了揉睡意惺忪的雙眼,迷迷瞪瞪地從車上爬了起來。驅車在深山里行駛了幾百公里后,終于來到了我們朝思暮想的周至老縣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妹妹手忙腳亂地套上衣服,瑟瑟發抖地鉆出了車門。雖然是在夏天,深山里的老縣城依然跟冬天一樣。盡管太陽高照,還是能感受到一絲絲涼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門的大狗縮成一團,懶洋洋地趴在門前,貪婪大睡;遠處正在覓食的鳥媽媽,嘰嘰喳喳的叫著,銜了一條小蟲子,撲凌著翅膀,飛回巢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咩——咩——”一聲聲羊叫,從遠處傳來,恐怕是遇上羊群了。我不經意地抬起頭,忘了望遠處的草地,頓時愣住了———一身棕色的長毛,四蹄生風的后腿。湊上看著就讓人雙腿發抖的羊角,一尺健壯的羚羊,就栩栩如生的映現在眼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沒從驚訝中緩過神的我,呆呆地望著那只領頭羊飛馳而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— —”我大叫,“救命呀那只羚羊已經停下奔跑,我恐慌的看著他,一邊大喊,一邊后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嘿!”那只羚羊竟然開口了,“不認識我了嗎?你們人類到處都宣揚著我秦嶺四寶之一羚羊,怎么就忘了呢?就這么生疏呀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,一道白光閃過,那只領頭羊已經變成了身著運動裝的羚羚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羚羚拉著我的手,帶著我旋轉了起來,幾秒鐘過后,眼前的景色變了— — 一片綠草茵茵,一派生機勃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唉,又迷路了!”不知是從哪兒傳來的聲音,羚羚又拉著我的手,來到了另一個人面前。耳語一番,我終于明白一些了,漸漸的我趕上了羚羚的“節奏”開始將秦嶺那些有趣的小故事向這位迷路的外地游客娓娓道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喏,我是——”話音未落,這名游客照著我的左臂上的袖章讀了起來,“十四運小小志愿者”,我吃驚極了,它是什么時候出現在我的胳膊上的呢?看來都是羚羚的“杰作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了,現在,我們就來聽一聽秦嶺的故事吧!”羚羚已經迫不及待了,將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秦嶺源源不斷地傳承著華夏文明。你聽說過“華胥氏”嗎?還有“古華胥國”!他們和大家知曉的“優載氏、女媧氏'是一個時代的。很早的時候,人們就有祭祀華胥祖母的傳統了。然而,這樣一個民族,他們的古都就源干秦嶺?!蓖ㄟ^自己的記憶講故事,僅而覺得更加有趣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一邊說,一邊向秦嶺深處走著,叮咚的溪流,鳥雀嘰嘰喳喳著,清風拂過,落葉沙沙作響,穿越樹林,一派不同的景色呈現出來。清澈的流水,小小的波浪拍打著岸邊的小草,水面上,映著朱鹮潔白的羽毛,尖尖的嘴巴,粉紅的皮膚,兩只細長的雙腿插入水中?!罢J識它們嗎?”我打趣兒道,“那是朱鹮,很漂亮吧!它不僅和羚羚一樣,是中外聞名的“秦嶺四寶”,還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,我們既然看見了它,只能證明我們‘迷路’已經達到了不可描述的境界。不過,雖然是在深山,我們也一定能走出去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色漸晚,我給羚羚使了個眼色,它笑了笑,對外地游客說:“天不早了,我們去拜訪前面幾戶人家吧!”他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十幾戶人家,是秦嶺深處的,‘香格里拉’,”顯然,我的話讓他有些不明白,“在這深山里,能尋到這樣一處村子,可不是一般的?!蔽逸p柔地講述著,突然--“啊一一”傳來的是一聲尖叫,我看著那位外地游客,笑了笑:“哦!一條蛇呀!怕什么?這種外表恐怖實際弱小的蛇,不用害怕的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十幾戶人家,在我們眼中,是一處與世隔絕的“世外桃源”,每日清晨,悠閑地躺在躺椅上,曬著太陽,望向遠方。我們渴望他們“香格里拉”的生活,他們卻希望有我們富裕的現代文明。盡管如此,他們的生活依然是令我們心神向往的,畢竟,這里遠離喧囂,可以心無旁鶩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;可以看山賞水,享受大自然給予的一切,是多么的愜意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繼續當我的小小導游,向外地游客介紹著:“老縣城建于清道光五年,這里有一處處文化遺址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看那面,”我指了指前面,“是白玉砌成的“白云塔”;是狀元、榜眼和探花三位科舉前三名的光耀之橋“狀元橋”;還是那孔夫子焚燒紙張的‘焚字樓’,或是老縣城文廟的遺址······它們流傳著知識,流傳著文化……”羚羚贊賞地看著我,我得意地瞇了瞇眼睛,接著向前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方就是老伯伯一家了,他好像注意到了我們這支奇怪的隊伍,朝我們招了招手。我笑了,也向他熱情地揮動手臂,拉著羚羚和那位游客的手,跑著迎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陣熱烈的打招呼之后,老伯伯興致勃勃地向我們展示他拍攝的照片,在這里,經常拍到“神獸”們:金錢豹漫步雪地,黑熊覓食,大熊貓散步,朱鹮飛舞·····這一年的疫情,還有習主席對龍脈秦嶺的治理和保護阻止了獵人,美食家的腳步,萬物都在慢慢滋生·······原來這位老伯伯是秦嶺的一名巡護員,在周至老縣城自然保護區工作了幾十年,他曾遭遇野獸的襲擊,也曾因宣傳保護動物而受到排斥。如今他安居下來,更舍不得這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與老爺爺告辭后,我領著游客,去目睹小松鼠的風采。一身棕色的毛,一個小巧可愛的頭,配上寬大的尾巴,將一只活潑可愛又憨態的小松鼠勾勒了出來。它們時而躲藏,時而露出小腦瓜,看著就讓人觀喜。借助羚羚的望遠鏡,我們更加認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望著剛剛升起的皎潔的明月,又看著打著哈見的外地游客,和羚羚耳話一番之后一一一道白光再次劃過,我回到了家人的身邊。夜空中,北斗七星指向北方,指向希望,指向光明·······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遠處,羚羊群已經安靜了下來,嘰嘰喳喳的倦鳥停止了工作,一切,都安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編輯:張夢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搜索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一雙沾滿泥的舊鞋子(趙奕盛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表達看法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地 新聞 娛樂 財經 數碼 教育